丽丽栗栗栗栗栗栗栗栗丽

左右超级过激 爬墙飞快 谨慎关注

在子博踢球@腻腻溺丽
非相关请不要fo我子博
请勿礼貌性回fo

友谊天长地久

朋友,联手发刀真快活

还没想好:


※无差











老e大概是很多年没见到小绝了。


他是奔三的人了。视频做的少了,游戏也不怎么打了,粉丝也渐渐掉了。他留起了小胡子,也学会抽烟了。乌鸦嫌他胡子丑,操着剃须刀就黏上来,老e也不讲话,只是把烟头摁了,静静地看着乌鸦。



最后也是没剃成。



老e走在夜市里的时候,看见烤串摊里的小绝,也确实是愣了一下。小绝被众人围在中间,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酒灌出来的。老e走过去,小绝刚好把头抬起来,两个人的目光直直的撞在一起。


他没变。老e想。他怎么一点儿都没变呢。

小绝跟身边的同伴道了个歉,就匆忙的向老e跑去。有几个人应该是看出了那人曾经是个主播,远远的打了个招呼后也不再看他。小绝气喘吁吁的站在老e的面前,一只大手就拍在老e的背上,力道不轻也不重,“老e!我们多久没见啦?两年还是三年?想死你啦!”

三年零两个月。老e看着小绝,年轻人背着光藏在阴影里,他却能将对方的每一个表情看的一清二楚。老e有一万句话想说,憋到嘴里说出来就是一个冷冷的“嗯”。小绝看他好像不想讲话,又有点尴尬,搭在他肩头的手也收了回去,“最近怎么样?听他们说你要结婚了?”

这下老e更不想讲话了。他把手戳进羽绒服的兜里,摸出了一盒中华烟。小绝皱了皱眉:“你怎么还抽上烟了。”

老e知道小绝一直不喜欢烟味,所以他靠这个成为了与小绝拉开距离的理由。“对,”他吸了口烟,吞云吐雾,怪难闻的。“来不,下个月三号。”

小绝的鼻子快皱到眉毛上去了,眼镜都歪的不成样子,伸出手胡乱扇着。老e看他这样嫌弃,扯着嘴角把烟丢到地上。“这么快?”小绝看他扔了烟,又贴了上来,“怎么能不去呢!我可是你多年的战友啊!”

小绝的身上染了股烟味儿,和之前烤串的味道混在一起。这味儿随便叫个人来都闻的想吐,可老e一点感觉也没有。“行,回去把地址发你,你回去跟他们玩吧。”他转身就要走,小绝急忙抓住他的手臂。“这就走了?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了,一起去玩呗,大家都挺自来熟的…”

老e背对着他,连头都不回一下的离开了。












老e想起来和小绝第一次见面,那是老e第一次参加线下活动。当时小绝还是吃瓜群众,老e还叫dream.e,两个人一个是群众,一个是默默无闻的小主播。

当时活动快结束了,握手环节正放着友谊天长地久。这个音乐让老e想起了小学表演晚会,尴尬的是默默无闻的小主播并没有很多人围着握手,在一旁人满为患拥挤的对比下,小主播桌前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。

这时候群众冲出来了,群众啪地冲过来,期间挤过隔壁大主播粉丝无数,踩到皮鞋高跟鞋靴子拖鞋无数,跌跌撞撞模样凄惨地撞在小主播桌前。小主播第一次见这架势,吓得睁着口罩上那双眼睛看他,连手都忘了伸。

群众等着着急,一把捞过小主播的手,握着他啊就一阵疯狂表白,小主播哪受得了这个,一下子浩浩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羽化而登仙,签名的手都乐得直抖。友谊地久天长的歌还在不停放着。

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参加线下活动,之后小绝成了主播,他也成了大主播,粉丝也像当年坐隔壁的大主播一样多一样热,可他还是觉得有些什么东西是和当年不一样的。

是我啊是我。

小绝笑嘻嘻的,老e茫然抬头看看他,一边陆夫人吃了惊:哎呀你们认识啊。那个不字还没说出口,老e手就被一把捉住了。没等他完成从吓一跳到大喊流氓的反射弧反应过程,小绝说道:「友谊天长地久。」他就一愣。

是你啊。

老e也笑了起来,友谊天长地久友谊天长地久。

友谊天长地久。








我觉得你和当年不一样了。

小绝这么对他说。

他们站在婚礼外场,身后就是老e两个小时之后就要结婚的场所。

老e突然觉得浑身脱力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说哈哈是吗,还是说彼此彼此?两个人明明都不再像以前那样子了,这个人也只有外表和以前是没变化的了,那又有什么立场来说他呢?

他向来是个有话直说的人,哪怕在军营里都没能让他改掉这个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的毛病。但这次他住了口。

「.....我也这么觉得诶。」

最后老e是这么说的。

笑着说的,感觉满不在乎,嘴里还有烟。小绝皱了皱眉头,伸手把他烟拿掉。还我。老e伸着手,伸到小绝鼻子下面。小绝抬起拿着烟的手,抽了一口老e刚抽过的烟,被呛到咳嗽。

他咳嗽得蹲了下来,边咳嗽便说,这有什么好抽的,搞不懂你为什么爱抽这个。

「要你管咯。」

老e手伸在半空中,脸也没冲着小绝,但他知道小绝哭了,是烟还是什么他也搞不懂,他也不想知道。

「你哭什么。」

小绝咳嗽得涕泪横流,咳嗽得脸通红,他还在咳嗽,老e看着他那副丑态,觉得于心不忍,伸手抽掉他手上那根烟,自己又叼上。

「小孩子,不会就不要尝试。」

小绝的噪音还在继续,抽抽搭搭,地上暗了一片。他哭得很用力,毫无保留地哭着,老e看见那张哭得通红,皱巴巴,流着鼻涕和眼泪的脸,什么也没说出口。

倒是哭包先开口,断断续续哽哽咽咽,活像被击中的红军老战士的遗言,他问道,老e,你怎么就结婚了呢。

怎么就结婚了。这个问题问的既无聊又毫无意义,老e看着蹲着的小绝,一个大个子,蹲下来也可以这么小的。

人到年龄了,就会结婚。他干巴巴地说。你还小,你不懂。

小绝蹲在地上专心致志地哭,老e看着也无聊,又干巴巴地问,你为什么要哭。

没回答,他从兜里掏出纸巾给小绝,又问了一遍,你为什么要哭啊。当时听说的时候还不挺高兴的吗。

小绝扯着纸巾用力擤了一下鼻涕,还在抽噎。我是高兴啊。他讲话含含糊糊的,我为你高兴。

嗤。老e直接笑出来。看你那样哪里高兴,跟哭丧一样。

小绝就抬起头看他,眼睛亮的,红的,里面全是疑惑茫然。我...我也不知道啊。他吞吞吐吐。我不知道。我怎么知道呢。

老e还在笑,笑着抽那根被反复抽过的烟,他站在栏杆前,风吹过他的黑色西服,他拿起领带问道,小绝,帮我打领带吧?

小绝像是没听清,抬头看着他没动。

小绝,帮我打领带吧。他又说了一遍。

小绝像是大梦初醒,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泪痕。他犹疑着,疑惑着,缓缓站起来,又缓慢地移动过来。

他伸手接过领带,两个人贴的很近,近到呼吸可闻。祝你新婚快乐。小绝低声说道。老e没说话,他在心里回道,祝我新婚快乐。







临上台前,老e在后台被拉住了。

“把烟掐了,我今天敬你三杯。”

“行。”

老e看着小绝,后台没什么灯光,他又被藏在阴影里,就像他们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。原先整齐的外套皱了,领带也不知道被谁扯没了,像是被小偷抢劫了一样,显得十分狼狈。西服啊。老e想,没想到这小孩来我婚礼搞得这么正式。

“第一杯,我祝你婚后幸福,子孙满堂。”

当。

“第二杯,我祝你一世安好,百岁无忧。”

当。

“第三杯,我祝我们友谊天长地久。”

当。

张驰这三十年唯一一次的单恋,和酒精一起咽下了肚。

他背对着小绝,挥了挥手,头都不回一下的离开了。







end.




鹅生日快乐♡

评论(5)
热度(127)

© 丽丽栗栗栗栗栗栗栗栗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