丽丽栗栗栗栗栗栗栗栗丽

左右超级过激 爬墙飞快 谨慎关注

在子博踢球@腻腻溺丽
非相关请不要fo我子博
请勿礼貌性回fo

绝育日记01

绝育大概很恐怖了()还有老陆你居然在医院抽烟真是胆大包天

还没想好:






*绝e,养父子梗,注意避雷



*虽然标题跟正文有点点关系,但是没有太大关系,真的不是恐怖纪录片








俞仕尧出门骑自行车买菜的时候被石头拌着了,连人带车滚进了草丛,啃了一嘴的泥。陆之遥接到电话后整个人都不好了,张驰这会儿正好在外地出差,还要一个月才能回来,这小兔崽子的烂摊子肯定归自己收拾了。


看着打了石膏躺在病床上叫苦连天的俞仕尧,陆之遥跑到病房外点了根烟,给张驰打了个电话。


“干啥,没事我挂了。”张驰很冷漠的讲,连句礼貌性的喂都没有。


“有事有事,不然我找你干嘛。”陆之遥偷偷在心里问候了一下张驰祖宗,“你儿子骑自行车摔了,现在住院了。”


“哦,那麻烦您帮我看着他了,我要看文件了。”


陆之遥被一句话给呛得不轻,在走廊上直咳嗽,引来不少护士姐姐关怀的目光。“你奶奶的,你他妈不管你儿子?”


关怀的目光收走了,换成了嫌弃的。可能是视线有点露骨,陆之遥不好意思地向周围笑了笑,假装这个道歉非常诚恳。


“又不是我亲生的,”张驰好像伸了个懒腰,“再说男孩子受点伤也不会怎样,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。真不讲了,我批完文件还有个会要开。”


陆之遥的烟都抽到嘴边了,被结结实实烫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,猛的吐掉烟屁股,又在护士姐姐的道德关怀下尴尬地捡起来扔进垃圾桶。“你们成功人士真忙。”


“那可不嘛,帮我看好他,医药费我回来会报销的。”


张驰无情的挂了电话。陆之遥悻悻地收起手机,走回病房,正好对上俞仕尧一双无辜的大眼睛。


“叔叔,我爸爸呢。”


长得显老真累啊,陆之遥揉了揉太阳穴。“你爸跟你一样出车祸了,不过他比较惨,直接驾鹤归西了。”


陆之遥花了半个小时安慰哭到崩盘的小高中生。








这件事直接导致了之后俞仕尧对陆之遥的信任危机,陆之遥苦着脸,还得挤出糊弄小孩的微笑哄俞仕尧:“哎呀,你看我们名字最后一个字都是yao,真是好巧啊!莫非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,让我在这照顾你...........”


俞仕尧头一扭,一哼,大有一副死不配合死不吃药的架势。


陆之遥心里暗想,这个俞仕尧虽然不是亲生的,但是却和张驰一样难搞。陆之遥吸气,吐气,冷静,陆之遥,冷静。他想,自己连张驰这样的家伙都能搞定,一个小小毛孩算的了什么——


“大叔,我爸是不是在忙所以才不接我电话的。”


得了直接从叔叔变成大叔了,待会是不是得叫爷爷。不过如果这个小孩叫自己爷爷那他不就是张驰爸爸了吗......


思考着这复杂的伦理关系的陆之遥嗯嗯啊啊了两声,说你爸是在忙.....待会还要开会,可能接不了你电话吧。


小孩的声音怅然所失地哦了一声,陆之遥实在放心不下,补了一句,“不是,你爸也有很关心你啦.....他叫我好好照顾你来着。” 



说这句话的时候陆之遥整个良心都在不安,但是这似乎让俞仕尧很受用,脸一下子涨的通红,说话也突然吞吞吐吐起来,眼睛倒是闪闪发亮眼波流转里全是欣喜。 




陆之遥叹了一口气。


“从今天起,我就住你家来照顾你了,你爸叫我来的。”


俞仕尧的快乐的脸色一下子垮下来。







陆之遥理了理行李,拎了只小牛皮箱就住进来了。进了房后直往主卧跑,带着一身汗就倒在张驰的大床上。 





俞仕尧拎着鸡毛掸子进来了,虚张声势地往床垫上打了几下,没想到陆之遥真的吓得弹了起来。


“你干嘛,我可是长辈。”


“什么长辈呀,这是爸爸的床,请大叔屈尊睡几天沙发。”


陆之遥来气了,“你知道我和你爸什么关系吗?高中的时候要不是我帮着作弊,你爸毕都毕不了业!” 




“你胡说!我爸那么优秀!”


“优秀啥啊,他那会儿就知道打游戏,天天逃课,有次我帮他写作业被老师抓了,给下了严重警告。为了补偿我,他才好好读书的好不好。”


为了使这个谎话显得真实一点,陆之遥还翻了个很真情实感的白眼。俞仕尧动摇了,感觉心里父亲伟大的形象出现了裂痕。陆之遥看他没反应,一把拿过了鸡毛掸子。


“哎呀,所以你就…”




“我这才走了多久,你就在我儿子面前讲我坏话了啊。” 




张驰突然出现在门口,手里还提着公文包,西装也没换掉,外面裹着的长风衣上沾了一点点灰尘。他靠在门边,满脸疲惫地看着自己房间里的闹剧。 




俞仕尧喜出望外,扑过去环住了张驰的腰,对着他的胸口蹭了半天。“爸爸!你怎么回来了啊?”


“想你啊,”张驰摸摸俞仕尧的脑袋,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,“事情一忙完就回来了,你跟着陆叔叔我不放心。”


陆之遥刚刚还在为诋毁自己多年好友而心虚地流冷汗,张驰的陆叔叔一叫出口他就忍不了了,“咱俩同届的呢,仕尧叫我叔叔也就算了,你他妈…”


俞仕尧抱着张驰转过脑袋眨巴他的大眼睛,张驰在俞仕尧看不见的角度用大拇指做了个割喉的动作。


陆之遥自知理亏,乖乖地吞回了讲了一半的脏话。“…那你也回来了,要不我先走了吧。”


“陆叔叔不坐坐吗?”俞仕尧眼里带着狡黠的笑意,“我可以做饭哦。”


做你妹,我别被你切块下火锅就好了。陆之遥偷偷做了个鬼脸,拜拜也没说,带着小行李箱飞一样的离开了张驰的公寓。


“哎,长这么大,第一次看他跑那么快。”


俞仕尧扳过张驰向门口张望的脸,对着他长了胡茬的下巴吧唧了一口。


“爸爸你去洗个澡吧,我去做饭啦。”


张驰摸摸沾了口水的下巴,不自觉的笑了出来。


“小心点,别烫着。”












(好的,又是我们黑白双煞,可能是最后一章,对不起)



(标题是丽丽起哒!)

评论(1)
热度(62)

© 丽丽栗栗栗栗栗栗栗栗丽 | Powered by LOFTER